达实大厦

编辑: | 2018-12-25

  • 9月20日下午,深圳市建筑设计研究总院(以下简称“深总院”)资源中心组织了“设计不止”建筑考察。作为深总院“设计不止”系列的第一站,本次活动考察了位于深圳科技园内即将在今年年底完工投入使用的达实大厦。

    自建筑设计团队介入的2014年起,达实大厦以其“绿色智慧”的理念,聚集了建筑圈内的众多目光。在考察现场所见,以及主创设计团队的采访里得知,这栋大厦给出的,是远比实现“绿色智慧”的众多数字指标要丰富得多的答案。

    地处深圳高新技术产业园核心地带,达实大厦共45层,总高度200米,建筑面积达10万平米。毗邻深圳大学,作为扩建项目,它在场地和交通上有着很大的局限条件。一方面,位于深圳第一代产业园,因为交通容量不够,经常出现上下班停车难、堵车等问题;而完工后的达实大厦将容纳4千至5千人。新的人流和车流,无疑为场地带来新的交通压力。另一方面,整个场地的用地仅有4000平米,而超高层建筑的标准层面积高达3000平米左右。“退让了建筑红线之后,就像在花盆里种花一样,我们在很小的花盆里种起了一棵树,就是这样的一个概念。”深总院本原院副院长、建筑师徐昀超如此表示。

    达实大厦地理位置.png

    图:达实大厦地理位置

    面对“苛刻”的场地和交通条件,设计团队选择了将项目做“松”——地上的塔楼部分,引入许多公共的空间。而在地下部分,仓体式的停车方式大大提高了停车场的效率。目前这一创新的举措已经申请专利,其将成为湾区引领性技术。

    伴随着超高层建筑的发展,城市出现了许多千姿百态,甚至花哨的摩天楼。在造型立面上,达实大厦呈现出“简中求变”的城市形象。深总院本原院设计总监齐嘉川说道,“在设计达实大厦时思考的问题是,如何去创造一个让人们觉得舒服、放到未来也不过时的设计。”立体挺拔的简洁线条,在造型上带来愉悦的观感。设计上的“求变”着力于两处:空中大堂的公共空间,使得从深圳大学和南海立交的方向望过来,具有非常突出的标志形象;入口处的流线式设计,创造出视觉焦点的同时,进一步地放大了入口空间。

    达实大厦局部 (1).png

    图:达实大厦局部

    在历史上,1871年的芝加哥大火,几乎将市区化为灰烬的同时,也催生了世界上首座摩天楼。自此,“高度”的追逐成为了许多建筑师乐此不疲的建造游戏。在越来越强调人的使用与感受的当下,摩天楼被赋予了在“高度”之外的更多含义。“绿色智慧”成为了许多建筑师在设计超高层建筑时的重要出发点。在这一方面,达实大厦的表现可谓“抢眼”——建成后它将成为中国首栋符合设计、运营双标准,符合深圳、中国、美国顶级权威三认证的绿色智慧大厦。

    之所以能够在“绿色智慧”达到如此高的品质,一方面是建筑师的不懈努力,另一方面与业主也有关。在这个项目里,业主扮演的不单单是业主的角色。以建筑智能产业起家的达实,和建筑设计团队、后期的运营团队,在方案设计的过程中已经形成了共识。建筑师徐昀超说,“我们设计的所有出发点,不再局限于建筑师的范畴,而是换位思考,拓展设计的边界,将达实这个企业未来要转型升级的内容融入到建筑的概念设计中。达实大厦称得上是我们设计的超高层里的代表作,不光是从成品上,还有它在创新技术的运用上,在湾区具有典型的示范意义。”

    幕墙.jpg

    图:幕墙

    作为一座更加绿色的大厦,达实大厦在玻璃幕墙上也有着充分的考虑。在考察现场,参与设计的建筑师钱坤演示了玻璃幕墙的开启通风操作——玻璃幕墙本身并无设置开启扇,而是通过立挺的小孔实现了通风调节的效果,更好地解决了建筑安全的问题。在选材方面,达实大厦的玻璃幕墙采用了三银中空的LOW-E玻璃,反射率可达97%,其在造价上仅仅比普通的双银玻璃高出100-200元/平方米。

    设计师钱坤讲解作品.jpg

    图:设计师钱坤讲解作品

    考察现场6.jpg

    图:考察现场


    设计专访 

    何为智慧绿色超高层?围绕着这一话题的展开与延伸,我们对建筑师孟建民与徐昀超进行了专访。

    中国工程院院士、深总院院长孟建民.jpg


    孟建民

    中国工程院院士

    深圳市建筑设计研究总院院长、总建筑师

     

    在达实大厦项目里,如何体现您提出的“本原设计”理念倡导的“健康、高效、人文”?

    孟建民  达实大厦的业主,是一个对建筑品质要求非常高的人。在经历了公开激烈的竞赛招投标后,最终我们(深总院)中标。在这个项目里,我本着自己提出的“本原设计”理念来进行设计。其核心思想是建筑要回归理性,回归本原,要关注人对建筑的使用与感受,强调建筑的健康、高效、人文。首先,在使用的过程中,建筑的感受不是仅仅停留在视觉上,而是全方位地给人带来愉悦的健康环境。其次,高效也是我们追求的目标之一,建筑的运营和使用效率非常关键,要尽量规避因为设计的不合理而影响人对建筑的利用率。再者,建筑不应是冷冰冰的,它不能仅仅满足于最基本的功能需求,还应有精神层面上升华的体验,要有人文的氛围,有全方位的人文关怀。

    “本原设计”理念.png

    图:“本原设计”理念


    如何看待科学技术发展对建筑设计的影响?

    孟建民  近十年来,科学技术的发展对建筑设计的发展影响深远,冲击和改变了我们对建筑的认识。互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为建筑在功能、形式、使用的定位上,与过去传统的认识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作为建筑师的我们,必须关注高技术带来的对建筑在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新设备等的影响。比如,如果没有电梯,高层和超高层就是一句空话。如果没有现在自动化、智能系统的控制,建筑要实现智能化、自动化、信息化,也只能是一句空话。技术的发展在建筑当中的运用,给建筑带来新的生命力,在功能和形式上也必然会带来新的变化,甚至是根本性的变化。我们正处在这样的一个变化过程当中。

    在智慧建筑领域,您有哪些可以跟大家分享的探索经验和体会?

    孟建民  在过去,我们谈得更多的是智能建筑。现在,大家在积极地探索智慧建筑。智能建筑,倾向于建筑技术层面的应用和管理。比如楼宇的自动化问题,自控消防、自控办公等等,都属于智能建筑的范畴,更偏重于对楼宇的管理。而智慧建筑,强调人在建筑里面的体验,强调它给人带来什么样的环境,带来什么样的效益和感受。这是智能建筑与智慧建筑之间的一个重大区别。此外,智能建筑,更多集中于建筑单体本身内部的技术层面的讯息、自控等技术的运用。而智能建筑,它的数据会联网到整个周边的环境和城市,实现大数据的采集、运用、分析和反馈,从而体现它的价值和意义。智能与智慧,一个是集中在建筑单体,一个是外联更广域的范围,这也是两者的重大区别。

    建筑师在参与设计城市里的公共建筑时,除了设计之外,应具有哪些担当?

    孟建民  在当下,建筑师除了设计建筑单体,也会参与到城市重要片区的统筹设计。作为积累了一定经验的建筑师,要跟得上城市和时代的发展需求。要永远处在学习的过程当中。建筑师不是万能的,会有自己的局限性,而建筑设计是一个需要具有全面统筹能力的工作。建筑师只是在建筑专业方面的专家,然而建筑单体或城市片区的建造完成,还涉及到规划、结构、机电、幕墙、景观、室内等专业。虽然不一定在这些方面要成为专家,但建筑师需要对这些方面有所了解,具有总体的统筹和把握能力,这是对一个建筑师,特别是总建筑师提出的要求。在建筑专业方面不断提升之外,还要更多地学习其他专业的技能和城市发展方面的知识,才能胜任职责。

    深总院本原院副院长徐昀超.jpg

    徐昀超

    深圳市建筑设计研究总院本原设计院副院长

    在达实大厦项目的绿色智慧和创新技术方面,遇到过哪些难题和挑战?

    徐昀超  挑战不少。从方案至今天,一直有新的挑战出现。创新技术与建筑学科的更新,存在有一定的“速度差”——互联网和科技创新软件硬件的更新速度,要远远快于建筑这一传统产业在材料、结构等层面的更新。举例来说,我们最开始设计达实大厦的超级未来智慧展厅时,提出了十几项最新的技术,希望可以全部在一个展厅里呈现。后来,我们将过于技术化、堆砌化的高科技重新筛选,仅仅保留了与人紧密相连的那部分技术。比如,在达实的智慧展厅,它可以通过智能识别系统,从使用者进入大厦的那一刻开始识别场景,根据不同的场景,对灯光系统进行自然地切换。再者,在电梯设计上,我们最开始尝试运用人脸识别系统,但发现在浦东机场等试用这一技术时,因涉及到个人隐私而被叫停。我们将一些过于高科技的、可能涉及隐私的技术也进行了筛选,在电梯轿厢的墙体上预留了所有的接口,为未来新的硬件软件和应用场景出现时,预留了足够的空间,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创新技术与建筑设计传统层面上的矛盾。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矛盾不是设计的问题,而是时间的话题。

     “大数据”越来越被广泛地运用在城市设计和建筑里,您如何看待这个话题?

    徐昀超  在过去的十年里,大数据已经成为了一个“热词”。在设计之初,业主在任务书里给我们建筑师的一个明确要求是,要通过建筑设计把达实的大数据系统运用其中。但作为建筑师需要清楚地知道,当我们在谈论大数据时,我们在谈论什么?我们与达实的业主、行业专家交流多次后,达成的共识是大数据本身非常重要,但大数据背后的本质更加重要。在达实这里,大数据的端口非常重要,筛选用户的需求也非常重要。我们提出了一个概念,既要有大数据,也要有细分的“小数据”,在大数据方面进行融合、细分,既而把端口做好。在当下,收集大数据变得越来越容易,但如何去分析大数据,让数据变得更有意义,是在当下和未来的建筑设计里需要去探讨的。

    1.jpg2.jpg

    7.jpg

    图:达实大厦效果图


    在普通大众看来,绿色建筑应该是“绿色”的——有树木有凉风有鸟语。尽管这种说法并不准确,却说出了绿色建筑的核心理念。对于绿色建筑,您如何解读?在绿色节能方面,达实大厦有哪些出色表现?

    徐昀超  如果从中文的语境去理解“绿色”一词,它跟我们的生活哲学有关。中国人喜欢山水文化,自古以来在城市选址、住宅选址上有所体现。然而,在现代建筑学科上,“绿色”这个概念被收得越来越小。1968年前后,针对当时过度采用石油发展大城市带来的污染和城市压力,美国的一批生态学家、社会学家,最早在生态学和社会学领域——并非在建筑学层面——提出了“ecological” “green”这样的词汇,以此来对抗发声,希望在城市里觅得田园般的居住环境。而在国内的建筑行业,“绿建“的范围在缩小,变成了绿色建筑评级的概念。

    我们可以从两个维度来讨论。首先,达实大厦是国内首座“双标准、三认证“最高等级绿色大厦。其实,对于建筑师的我们来说它还有另一个维度的“绿色”,它不只是汇成技术指标里的数字,还包括人的切身感受。这是一个广义的概念,是人的心理感受与建筑空间的匹配度,让人在里面感受更舒适,空间更清新,光照更宜人,紧张感更薄弱,我们心里的“绿色”就达到了。

    创新技术的运用.jpg

    图:创新技术的运用

    刚刚过去的超强台风“山竹”,让人再次关注超高层建筑的安全话题。风雨天的高空落物等事故,是许多超高层存在的隐患。对于建筑安全,您有什么样的看法?达实大厦在设计上如何考虑这个问题?

    徐昀超  “山竹”可能是深圳30年来经历的最大的一次台风。有意思的是,深圳开始建设(超)高层建筑的高潮期,恰恰是从30年前开始的。在过去30年里,深圳的超高层密度越来越大,到今年年底,深圳将成为国内超高层数量和密度最大的城市,而深圳恰恰是国内经历台风最密集的一线城市,这是很大的矛盾。在台风“山竹”中,一些超高层建筑幕墙的脱落,引发了许多建筑师的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超高层玻璃脱落?一个是设计的问题,一个是施工的问题,还有一个恰恰是大家很容易忽略的问题,但可能是最核心的——运营的问题。现在的幕墙技术,绝大多数在设计和施工上可以完成得很出色,最欠缺的反而是超高层的运营和维护。例举国内幕墙系统维护,有着很大的潜在风险。一幢大厦完工之后,幕墙系统的施工单位会有2-3年的保修期,然而保修期过后,许多大厦的运营商会选择更换幕墙的运营商,使得玻璃幕墙维护变成了一个问号。而在美国,东南海岸的飓风摧毁力非常大,但迈阿密等大城市的超高层经受住了考验。

    我个人觉得,对于大楼的定期维护和普查是非常有必要的。在深圳的超高层建筑,我们也一直在倡议这件事。谈到达实大厦,这次台风里,它的幕墙没有一块玻璃构件发生脱落。此外,我们从一开始就在智能化设计上预留了前沿的监控体系,任何一块玻璃或五金件出现松动,能够立即将讯息传播到大楼的终端系统,既而可以在第一时间内进行抢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