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匠人|郑勇:让“川味”沉淀于设计之中

  • 时间:2019-08-15 13:48:52
  • 浏览次数:826

引言

他出生于建筑世家,生于四川、长于四川,对西南传统地域文化怀有深深的热爱,长期致力于探索四川地域性建筑的方向。从业30逾年,完成了众多充满地域文化特色的建筑作品,获得国家、省部级设计奖项十多余项。他曾带领团队开展“四川地区地域建筑文化研究与创作实践”,更是于2018年出版《川味·建筑》一书,对西南地区的建筑文化进行系统化研究与总结。

本期嘉宾郑勇,四川省工程设计大师、中国建筑西南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让我们随着他的作品,一同走入充满“四川味道”的建筑世界。

郑总照片.jpg

郑 勇

四川省工程设计大师

中国建筑西南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

中国建筑西南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郑勇工作室主持人

1.jpg

▲ 成都人民公园,鹤鸣茶社

一场再寻常不过的夏雨过后,雨水依稀沿着屋檐还在往下淌落,人们却早已三三两两的坐到了一起。雨后的阳光透过树林间隙洒在斑驳的茶桌上,映射出一个个盖碗茶独特的光影。坝坝茶,龙门阵,四川人最爱的生活,好不惬意!

四川盆地自古江河润泽,沃野千里,“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也”。安逸的环境造就了川人开朗乐观、悠闲自在的性格,逐渐形成了“四川味道”这样一种地域性的生活方式。浓郁的四川味道在屋檐下、戏台上、茶馆中蔓延,唤起了人们对于这片土地的回忆和情感。

2.jpg

郑勇受家庭的影响,对于建筑设计一直有着特殊的情感。从业三十逾年,扎根于祖国西部。在这个建筑行业日新月异的时代,他始终恪守对于地域传统的尊重与敬畏,为了留下对于“川味”的记忆,带领团队走过了安仁、阆中、福宝、桃坪、城子等充满西南本土特征的村镇,深入解剖传统文化、挖掘更多精髓,让“川味”沉淀于设计之中

3.jpg

4.jpg

四川大学江安校区东门坐落于一处隐谧的院落,远望过去,几片柔和的坡屋顶轻伏于林中,进入其中的路径婉转曲折,银杏树阵、火山岩片墙、形似喜马拉雅雪山的景观石以及跌水喷泉,所有这些点一一出现得漫不经心,又恰到好处地暗示着展厅内即将呈现的故事,镜水面及水上浮桥与首层室内空间相互穿插,每位访客在步行进入博物馆的过程中,凡心的浮躁已不经意间被渐渐平复。中国园林曲径通幽、步移景异、虽由人作、宛自天成的美妙意境在这里被彰显得更为明显,丰富了空间的节奏与访客的体验。几个内部院落之间以水中树岛和以静谧树院为主题进行点缀,形成有趣的过渡空间,使整个建筑群落成为一个可藏、可游、可观、可赏、可想的景观园林区。


5.jpg

6.jpg

7.jpg

这是四川大学喜马拉雅文化及宗教研究中心,是我国专门研究南亚泛喜马拉雅带国家的文化及宗教,并对其艺术品进行展示的场所。设计之初,郑勇及其团队就如何“契合校园环境、反映项目主题、营造丰富空间、统筹展游观感”进行多角度的比较论证,最终找到了适宜的方法——以“院落”为要素对项目进行解读。藏传佛教作为喜马拉雅带地区人民的重要宗教信仰,几千年来一直以它独有的文化在不断阐释着“人与自然的关系”这一深刻命题,在佛教的语境里,自然与人的关系是如此简单、朴素、和谐,充满着禅学的意味。作为一座地处于四川大学校区内的宗教研究博物馆,大量藏式符号并不适合回应它的主题背景,现代建筑空间与自然景观的表意系统,则更有可能挖掘出藏传佛教的精神之光,四川本土特色的院落形式恰恰是建筑与自然的完美结合。同时,也希望建筑与环境的交融创造出空间和展线的无限可能。

8.jpg

9.jpg

10.jpg

设计将博物馆和研究中心分别作为单独体量进行组合,以两个“L”型体量结合各自延伸出的围墙,围合出东西两个核心庭院以及建筑中段两个侧院共四个院落。各个庭院彼此独立却又相互串联,与建筑内部相互渗透,在具体设计上被赋予不同的空间特点和风景主题,意图以有限面积,造无限空间。

民居作为四川最古老的建筑,多采用青瓦坡式屋顶处理,以解决四川多雨季节的屋面排水问题。在四川福宝古镇,八字形山墙檐线飘逸,层层叠叠,老街蜿蜒起伏的形式及民居错落的山墙和屋瓦,构成了整个古镇群体立面形象。建筑整体造型采用四川地区传统的坡屋顶符号,通过剪切、变形等手法对其进行现代诠释,使得前后错落、长短不一的坡屋面层层叠叠、高低起伏,形成舒展、大气、富有张力的天际轮廓。在以中式建筑居多的四川大学江安校区,绵延起伏的坡屋顶既与周边建筑环境实现了风貌上的呼应,又以其独特的抽象形态对四川民居传统坡屋顶文化符号进行隐喻。

11.jpg

12.jpg

13.jpg

14.jpg

于成都双流航都大道的中物院成都科研创新基地科研楼则表现了现代高层建筑与传统院落意向的有机融合。郑勇在项目之初提出两点核心,一是希望将中国传统文化和韵味融入建筑;二是希望可以为所有使用人员创造出一个绿色生态的办公环境。这与业主的想法不谋而合,如何将传统与绿色生态相结合、如何在冰冷的建筑中体现韵味,“院落”的构思跃然纸上。

项目用地面积1.8万平方米,需要容纳5.3万平方米的地上建筑,在土地资源有限的前提下,将空间往垂直发展,形成立体化的院落体系成为一个有效的解题之道。通过设计团队的努力,最终在建筑内营造出了九个不同尺度、相互串联的院落空间,而“九个庭院”,也意外的和中物院的别称“九院”相契合,算是设计中产生的小小惊喜。

裙楼水院

走入被水面环绕的建筑大堂——“竹影斑驳,静水流深”,东侧水面宽度约15m,西侧水面宽度约8米,东西两侧均通过“桥”跨越水面进入大堂。二层南北两侧裙楼“挖”出一个12×25m的“水院”,院内种植毛竹,阳光恰可以穿过院子在大堂撒下斑驳的光影;“水院”的水则从两侧深灰色的花岗石景墙溢下,大堂空间被“光”和“水”包围,自然融入建筑。

15.jpg

16.jpg

空中云院自然引入建筑,是中物院科研大楼一直贯彻的思路。使用者可以沿楼内的“游览”路径,体验“一院一景”的院落空间。建筑共二十层,从一层至十八层,松、竹、梅、兰,不同空间设置有不同特色庭院,七、八层,十七、十八层庭院呈U型,庭院面积约1500㎡,将核心筒和办公空间包围起来,形成曲折的空间效果。上下层之间通过悬挂的钢梯连接,穿过挺拔有序的竹阵,提供使用者休息、玩赏的“游览”感受,达到一院一景,移步换景的空间体验。

将院落融入建筑,不仅是对空间和使用的需求,同样也是与绿色节能技术结合的产物,主动式节能与被动式节能相结合,减小了建筑能耗,提高了使用的舒适度。

在空中云院的开式幕墙的外立面合理实现了庭院的自然通风。同时还借鉴了传统四川民居院落中的“天井”手法,在空中庭院之间设置串通的“天井”,并进行CFD模拟计算调整天井尺寸,提高自然通风换气效果。

17.jpg

从传统建筑中的菱形花窗汲取灵感,将整个立面的玻璃幕墙统一设置为等边菱形模块。同时,为了避免单调实现韵律的效果,将玻璃做乳白色点状彩釉处理:即在每个幕墙模块上,以点状白色彩釉阵列覆盖,并通过参数化技术,在模块中心分别留出六种不同的透明区域,通过六种模块的排列组合,形成韵律感,使建筑犹如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盒子。

18.jpg

远望过去,平地院落投影到了高层办公楼之中,“空中云院”在中物院成都基地科研综合楼中渐次展开,生态与四川传统文化韵味深深积淀其中。

19.jpg

2012年,郑勇主持设计了青白江文化体育中心,其位于成都市青白江区北部,是城市重要的中心节点,总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包括文化中心、体育中心、公共安全协调平台以及会展中心四大部分,即将成为2016成都市第十三届运动会、第四届特奥会、第八届残运会的主场馆。文体中心采用了四川“园子”——这一朴素的地域符号成为了设计的出发点。文体中心的特性是为人们提供交流活动的场所,这与四川民居中的坝子,庭院,园子的功能高度契合。同时大面积的园子增加了青白江城区的生态性,且作为一个精神场所消弭了现代城市与传统文化的距离。

20.jpg

21.jpg

22.jpg

四川传统的造园理念是以园子主体,建筑退而成为点缀。文体中心通过集约化布局,将建筑占地降至最少,尽可能让场地成为城市绿地,供给市民活动。整个建筑坐落在平原上的园子之中,形成的四川传统建筑的意向,即主体在一片葱郁上徐徐展开。整个建设用地东西长约416m,南北长约220m,建筑沿场地中央的横向集中布置,实现后退城市道路70米的规划布局,于场地南北侧相应形成市民休闲园、市民体育园,并通过建筑中间的通透式环廊,将这二者联系起来,且因紧邻城市主干道拥有最大景观展开面,得以与市中心的公共空间直接相连。

规划于南侧的市民休闲园以景观树阵、草坡、游憩步道为主,生机盎然,四季常绿,是整个场地的景观“门面”,也是市民步行进入文体中心的主要入口,没有比赛的时候市民们经过南园,在茵草绿树中通过联系坡道进入中央环廊,可以去文化中心看看最近的规划展览,也能约着老友去体育中心打打篮球。占据整个场地北侧的市民体育园,景观设计上延续了南侧树阵等景观构成要素,并集中布置了一个五人制足球场、七个网球场、七个篮球场以及一个门球场和地掷球场。建筑中央通透环廊让人们能够自由地游憩在坝子里、回廊上或者建筑中,实现了各区域交通、视线上的通达与渗透,形成一个融文化、体育、艺术与绿色于一体的“城市园子”,市民们或是在文化中心提升自己的精神生活、或是在体育中心运动健身、或就是在园中三三两两的休闲娱乐,各种形式的活动在此汇集到了一起。

23.jpg

建筑的舒展形态又隐喻了四川山水的风景长卷,动感的建筑形态与立体化的生态绿地紧密融合,为城市打造出一个全新的文化生态地标。外立面表皮大面积采用木色这一四川传统建筑的主色调,采用整体统一的构成手法,通过对百叶转动角度进行控制,形成整体秩序中的微妙变化,将地域特有的水墨山水图案抽象地表达出来,形成移步换景的立面效果,既保留了长达360米建筑的形态完整性,又于近人视点营造出丰富细腻的变化,一座舒展的川西房子跃然于平原之上。

24.jpg

现代、传统的融合与对立是建筑永远不曾停歇的话题,郑勇于2015-2018年间主持进行了“西南地区地域建筑文化研究与创作实践”课题研究,他把对建筑设计的理解以及与团队一起在西南各个村镇调研时的感悟,汇编成了《川味·建筑》一书,诚如他在书中所言:“‘川味建筑’其实包含了两个层面上的意义,一个是建筑师长久以来关注的建筑空间、形式以及其与环境之间的关系,另一个则是川味,代表了一种文化上的含义——萌芽于地域传统,成长与社会现实。”生活的点滴才真正反映了传统的真髓,尊重和守护它是建筑师的责任,期待能有更多充满浓郁“川味”的作品去承继这一份文化传统。

未标题-1.jpg

图文 / 中国建筑西南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整理编辑 /“建筑匠人”微信公众号,转载请注明出处。


登录